推荐资讯

不然难道是那个什么汜水关大战吕布吕奉先的崔安张飞其中之一泠苞

发布时间:2019-01-21 20:42 浏览:
 马超闻言心说,你道我就想强攻葭萌关吗,不,自己根本也不想如此啊。但是如今不也是没有办法了吗,自己倒是想和人家好好地在这儿厮杀一番,但是人家傻啊,能给你这机会?
 
    而马超此时对崔安也只能是一笑,然后便对他说道:“福达也不必心急,相信以后会有如此机会的,等着吧!”
 
    崔安一听,就不再多言了。要说他虽然是,大脑有时候不太好使,但是却并不代表他就什么都不懂。就像现在己方遇到的这种情况,他当然也都知道,人家益州军不可能放着在关内相比之下比较轻松的防御不干,放弃守关的优势,跑外面和自己大军决战来,那不可能。至于自己主公所说的,以后还有机会,崔安一下就相信了。他想得倒是也简单,以后不可能总是攻城攻关吧,怎么说在战场上的厮杀也应该是少不了的。所以,是吧。
 
    “主公,今日从敌军和我军双方守攻情况对比来看,我军的战力未必就超过敌军啊!”
 
    这是陈到所说的。陈到这人可以说是很实在,在马超的面前,他是有什么就说什么,他不会撒谎。而他也早看出来了,益州军的战力强悍,比己方如今的这些凉州军士卒那是只强不弱,而且泠苞此人也比较善于防守,难怪以前的益州牧刘焉让此人来守御如此重要的葭萌关,如此看来,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所以虽然身为敌对。但是陈到心中却也不得不说一句,刘焉刘君郎把泠苞放在葭萌关这当守将,那真确实是人尽其才了。
 
    对此,马超这个主公自然是不能不说两句,“不错。虽然身为敌对,但是我却也不得不承认益州军确实不弱。但是我军。所谓‘遇强则要更强’,万不可退缩半步!”
 
    马超坚定地说着,而众人闻言皆是不住地点头,逢强则强才行,要是往回退了,那不只是士气要受到影响的问题。对于士卒来说那可是没什么好处啊。而之前在汉中,魏平贾诩他们可是了解,那时候那是因为有了更好的主意,水淹南郑。所以便停战了几日,但是就那样儿一下,对己方的士气其实依旧是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不过众人虽说也已经说了好几句了,但是如今却也都没有一个好的对策主意对付葭萌关,所以只能是明日再继续强攻葭萌关了。
 
    之后,新的一日来临,马超是继续下令士卒攻关,这次是来真的了。
 
    而此时的泠苞是冷笑地看着攻城的凉州军士卒,“弟兄们,给我狠狠地招呼敌军!”
 
    “诺!”葭萌关守卒齐声应诺。
 
    今日攻城,马超用上了几架已经打造好的云梯车。不得不说,云梯车确实比简易云梯可强得不是一点儿半点儿了,所以昨日葭萌关守卒对付凉州军云梯的办法,今日还真就是没起到什么太大的作用。
 
    马超在后一看,至少他对自己能知错认错还能改错,他感觉还算比较满意的。至少之前自己的失误,他确实是有些自责的没错。就像他之前所说的,就是“一将无能,累死千军”,好在自己算是及时改错了,不至于酿成更严重的后果出来。
 
    凉州军士卒登着云梯,向葭萌关关上冲去,不过今日葭萌关守卒拿出更为厉害的东西来防御了。那就是大巨木,马超在后一看,心说,好家伙,益州军连这东西都有。什么叫大巨木,当然就是更巨大的大圆木,比滚木更加长,更加粗。马超一看,心说,这是不是砍掉的百年的大树的圆木啊,要不能这么大这么长?
 
    而且大巨木的威力的确是很大,并且太重,要好些个葭萌关的守卒才能稍微把一根大巨木抬起,然后再落下。结果就这么一来,凉州军自然又是损失了。架不住这东西威力不小啊,而且那么长,一放下,殃及的可不是一架云梯车上的士卒,甚至有的云梯车的一些地方都被碰坏了。马超心疼,不过他可不是心疼云梯车这些打造的东西,而是心疼己方的士卒啊,被这么一些大巨木,别说是砸到了,就是碰到个边儿,也是要受伤的。
 
    并且葭萌关关墙还不矮,关上的葭萌关守卒把大巨木这么一放,从上往下,这力量也实在是不小,所以凉州军士卒自然是吃亏了,砸死砸伤者是不计其数。而且大巨木还有一特别烦人的地方,那就是因为力量太大,所以没被砸坏的云梯车上的云梯都被大巨木砸得直颤,最后有不少士卒都因为云梯的颤动,都没有稳住,结果就掉落在云梯之下了。
 
    而低处的士卒还算能好点,毕竟这么低的距离掉下去也没什么大碍,最多是受点儿轻伤罢了。但是已经爬到高处的士卒可就不行了,掉下去,有的是死了,而有的则是重伤,轻伤没事儿的是少之又少。马超见此情景心说,昨日怎么就没见泠苞用这大巨木呢,难道说是……
 
    马超此时估计这样儿是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这大巨木昨日葭萌关内还没有,而是己方撤兵之后才刚运来的。不过对于自己的这个猜测,马超觉得不会是这样。那么第二种可能就是,这种大巨木葭萌关内其实存量也不太多,所以只是最好是关键的时候派上用场才行,毕竟是“好钢用到刃上”吧,他泠苞当然也明白了。
 
    而昨日因为己方是试探而已,所以泠苞可能就没太舍得用它。但是今日己方已经都全力攻城了,泠苞就想给自己来个下马威,所以就先用上了。对于这个猜想,马超觉得这种可能的概率要大些,如此就能说得通了。
 
    听着从有些攻关士卒那儿传来的惨烈嘶叫声,马超心说,不怪人言道“一将功成万骨枯”,这话说得那却是一点儿都不错。而且有人也曾言,“历史就是用白骨堆成的”,虽然马超觉得这话可能是有些偏颇了,但是其实好好想想,确实是有它的道理不是吗。因为历史的进程中肯定是少不了战争的,而战争又是少不了要死人,出现伤亡的。
 
    马超看着己方处于劣势,他把眼一瞪,对着前方的攻关士卒大喊道:“我来给你们擂鼓助威!”
 
    说着,马超是夺过了鼓槌,他亲自擂鼓给己方的攻关士卒助威。还别说,马超亲自出马,确实是起到了一些作用。而马超之前带着功夫的喊声,让很多攻关的士卒可都听到了,所以不少士卒都知道,此时在为自己攻关擂鼓的那是自己的主公(州牧)啊,所以士气确实回升了一些。
 
    士气其实就是这样儿,它在战场上当然是会发生变化的了,不一定何时它就会提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就会降低。当然了,也不是说不能把握的,当然也都是可以的。人为地让它提高或者降低,不得不说确实也是一种手段。就像为何经常要去誓师,而有时为何还要用奖励去激励士卒,这些其实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
 
    武安国一见,还是不行,虽然他此时已经是被大巨木给击退两次了,但是他这时候还是硬着头皮再一次地登上了云梯。
 
    而且他此时大叫道:“弟兄们,咱们凉州军能就这么认怂吗,不怕死的都给我冲啊!大家难道忘了主公如何对我们的吗,今日便是报答主公的时候到了!”
 
    武安国的经验确实是比马岱要多些,至少他知道这个时候用言语来刺激一下攻关的士卒。
 
    果然,这话有作用,很多士卒心说,认怂?凉州军出来的人什么时候认怂过,不,绝不!宁可自己死了,也不能让益州军看不起凉州军的人!
 
    “哈!喝!杀!”
 
    “当兵吃饷,当兵吃饷”,自己主公(州牧)对自己这凉州军的士卒那可以说那是相当得好了,够意思,没说的。朝廷给得那点儿粮饷够干什么的,不过就是自己一人吃将巴能够吧。但是有家人的,妻儿老小都怎么办?这就要不够吃了,但是凉州军的士卒可都知道,自己主公(州牧)那是拿出了自己的钱粮,就为了给自己这些士卒多发一些粮饷。谁不知道,凉州军在整个大汉的粮饷那都是最多的,没有之一。
 
    不少的士卒确实是憋着劲儿呢,哪怕今日就算是死了,那也没什么,就算是报答主公了吧。马超在凉州军的抚恤制度可以说是很完善,只要是自己凉州军的士卒,战死之后,有家人的,他都会一并照顾好的。对马超来说,钱粮从和糜家合作之后,就再也不是什么问题了。而且他投资的生意其实也不少,所以不说是日进斗金吧,但是真是没为了这些而发过愁。
 
    就这样,凉州军士卒和关上的葭萌关守卒展开了最为惨烈的攻关防御战。(未完待续。。)
------------
 
第四一六章 武安国登关激战
 
    马超看着己方攻关的士卒突然一下就提升的士气和战意,此时还在擂鼓的他也好似有了一丝明悟。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如此才是我凉州军男儿,马超在心中暗赞,嘴角控制不住地勾出一抹笑容来。心说如此下去,军心可用,何愁破不了葭萌关。哪怕葭萌关守御强悍如斯,只要成都的援军不到,自己应该就能破得了啊。
 
    --------------------------------------------------
 
    别看泠苞他今日是把葭萌关的家底,大巨木都给拿了出来,要震慑马超和他的凉州军,但是此时却依旧是让武安国还有几个凉州军的士卒登上了葭萌关。而这就是之前武安国还有马超他们一系列的举动起到了大作用,所以凉州军早就已经是死拼了。
 
    其实武安国那确实是仗着他的武艺不错,而且也算是经验丰富,所以终于是没出意外的就登上了葭萌关,不过那几个士卒那可就真是也确实有些运气的成分在里的,不过当然他们也都是不要命了,都豁出去了,所以终于也是登上了葭萌关。
 
    可惜好景却不长,毕竟葭萌关上那可真就是人家益州军的主场了,所以刚登上的几个凉州军士卒拼杀了几下之后,最后却还是免不了被葭萌关守卒围杀的命运。而武安国看到此情此景后,他此时的眼睛都红了,看到了己方士卒在自己不远处被杀。他早已拿着已经拔出的环首短刀疯狂地砍向了围攻他的葭萌关守卒。
 
    要说武安国可没指望着自己登上关了就能如何如何,就算是武力强大如斯的吕布吕奉先,估计此时遇到这种情况也不敢托大吧。毕竟他吕布吕奉先在马上确实已经算是公认的无敌的存在了,但是你让他登上城来看看。看看面对着一群守卒的围攻,看他到底能支持到何时。
 
    而泠苞倒是自问自己的武艺不行,所以他自然不会傻x似的冲上前去和武安国单挑。而且他的眼力确实还算可以,他看得出来,自己应该还不是敌将的对手,所以早就闪开很远了。心说,这事儿还有自己手下的士卒代劳,还用得着自己这个葭萌关守将亲自出马吗。自己主要负责的是指挥全军战斗,而不是争这一时的长短啊。这可并不是泠苞他有大局观,而是他在为自己畏缩不敢上前。找来的一个借口而已。就是这么回事儿。
 
    此时他是冷笑着说道:“上!活捉敌将者赏十金。杀死敌将者赏五金!”
 
    五金!十金!不得不说,为了解决武安国,泠苞他这次可真是下了血本了。基本上葭萌关的守卒,这辈子也没一次见过这么多的钱。所以此时个个都是双眼放光,看向武安国的目光中多了不少的意味,放佛此时的武安国他已经不是敌军将领这么简单了,而是还得加上五金或者十金才行啊!
 
    不过武安国面对围攻上来的葭萌关守卒却是怡然不惧,此时的他已经砍倒好几个守卒了,不过不得不说,葭萌关的守卒实在是太多了。砍倒几个,后面又上来,前赴后继的。但是好在武安国的武艺不是他们这些小卒子所能比的。所以别看是在步下没错,但其实也是一样儿的。不过所谓是“蚁多咬死象”,虽然这话武安国他可能还不知道,但是这个道理他却还都是明白的。正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啊,此时的自己可不就是如此吗。
 
    “喝!来得好啊!”
 
    武安国一柄环首刀使得那真是上下翻飞,而攻上来的葭萌关守卒被招呼得却是非死即伤啊,而武安国他这时候确实已经是拼了。不过此时的他也都知道,自己已经是不能再恋战了,毕竟今日其实能登上关来那就是最大的进步,而且今日能登上来,那么之后也有可能还是会如此。所以来日方长吧,自己杀了不少士卒其实已经是够本了,所以此时还是走为上计才是。
 
    泠苞他在远处是越看他就越心惊,此时他觉得自己刚才没上前去迎战敌将,那是多么英明无比的一个决定啊。就看这个登上关来的敌将的武艺,估计在马孟起他凉州军的帐下也应该是能排得上号的一个吧,不然难道是那个什么汜水关大战吕布吕奉先的崔安、张飞其中之一?泠苞想到此处后,心中突然就忽悠了一下,他自己倒是先把自己给吓了一跳。
 
    这,这要真是那样儿的话,那自己今日可就不能杀死或者生擒敌将了,因为对付崔安或者是张飞,自己可没那本事啊。而正所谓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泠苞虽说他算是远在益州的葭萌关这儿,但是却也绝对是听说过崔安和张飞两人的鼎鼎大名儿的,可以说两人在汜水关大战过后,确实已经算是名闻天下了。
 
    所以泠苞对他们的大名儿,他当然也是听说过的,不过此时他一见武安国居然是悍勇如斯,他突然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心说自己是糊涂啊,早就如此那不就完了吗。
 
    随即他便对守卒大喝道:“给我放箭,对敌将不必留活口!”
 
    结果士卒赶紧拿起了弓,搭箭,准备给武安国来几箭。武安国一听,心说好小子,泠苞你来真的了,他这就是想让自己死在这葭萌关上啊。还是赶紧撤吧,而此时围攻上来的最后几个守卒,有的只觉得喉咙一疼,然后便失去了知觉,最后眼前一片黑暗。而有的则是脖子一痛一凉,然后死尸便栽倒。之后等这几人都被武安国解决了后,对方也已经放箭了。
 
    武安国把眼一眯,用盾牌和环首刀抵挡了十几只箭矢后,他大喝:“泠苞,今日咱们来日方长,他日再战,再会!”
 
    说着,他已经退后了好几大步,而泠苞当然也知道武安国说这话的意思就是要逃跑,所以他连忙说道:“敌将休走,是英雄就在此一战!”
 
    武安国心说,在此一战?就自己一人?那自己不是傻子吗,估计傻子都不会在这儿继续战吧。自己可能留下吗?而此时的他已经从云梯退了下去,速度那叫一个快啊,登云梯的时候阻碍太大,所以速度当然不快,而且还不一定能登到关上。但是这下云梯,那速度可是快了很多很多呢,不能比的。
 
    而此时葭萌关守卒新一轮的箭雨已经射空了,因为武安国都退下关了,而他撤退得时候把握得时机倒是非常好,而士卒见此情形却个个都是无奈。而等他们到了关墙边儿上,再准备来射一轮箭矢向武安国招呼的时候,武安国此时已经是马上就要退到关下了。不过这一轮的箭矢射过后,对他依旧是毫无作用,是连人家的半根毛儿都没有碰到。
 
    泠苞此时也已经来到了关墙边儿上,他在关上这么向下一看,看到了武安国此时没有什么狼狈,倒是挺悠哉的样子。其实这个,武安国确实没那么狼狈没错,但是却也不至于悠哉悠哉,那怎么可能。而其实这一切都不过是泠苞他自己的想法而已,毕竟在他眼里看来,自己就是那失意失落的那个,而他敌将自然就是得意无比的那个了。
 
    结果他此时是右手成拳,狠狠地砸向了关墙,此时泠苞大声地对武安国说道:“敌将敢报名否?”
 
    武安国在关下闻言,他对泠苞则是哈哈大笑,“我乃北海武安国!”
相关阅读